當前位置:清歡繁體小説 > 其他 > 棄子成皇 > 第965章 調虎離山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棄子成皇 第965章 調虎離山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殿下,既然你明知道這韓家請你來,是想請君入甕,為何還要與他們周旋這麼久?”

等張氏離開之後,李海這才一臉不解的問道。

楚嬴背靠在太師椅的椅背上,閉上雙眸,深吸口氣:“你說的冇錯,他們是想甕中捉鱉,卻不知本宮並非假鱉精,而是真玄武。”

說到這裡,楚嬴又站起身來,看了看四周並無他人,才站起身朝著屏風走去,伸手將屏風旁邊那張桌子上的卷軸拿起。

展開之後,裡麵果然是一副明月城道月坡城之間的地圖,而且地圖比楚嬴的還要更加詳儘,甚至城中衛所、官府、商鋪、居民區等等都標註的一應俱全。

但是楚嬴看了一眼就發現了問題。

明月城通往月坡城的三條路,比例進行了些許調整,涵青穀分明變得寬了許多,而黑水河跟冷風山的道路又狹窄了不少。

如果隻看這幅地圖的話,就算是個傻子也會選擇涵青穀。

看完這幅地圖,楚嬴的心中已經有了定數。

他再次將地圖捲起,又放回原處,後院裡傳來一陣腳步聲。

果不其然是張氏去而複返,回到前廳之後,就見到楚嬴正揹著手打量著前廳裡擺放的屏風。

“殿下對著屏風有興趣?這是嫁過來時,家母所贈,如果殿下喜歡,便贈與殿下吧。”

張氏不動聲色說道,但眼神中卻透露出幾分緊張,目光打量了一下桌上的卷軸,見到卷軸並冇有移動之後這才暗暗鬆了口氣。

“本宮可冇有奪人所愛的習慣,更何況這可是夫人的嫁妝,送給本宮就不合適了吧?”

這句話帶著些許挑逗意味,讓張氏俏臉微微一紅,像極了一顆成熟的蜜桃。

楚嬴倒是並冇有注意到這些,隻是歎了口氣,道:“夫人,如今南海十城都已經陷入動亂,百姓們危在旦夕,本宮身為楚國皇子,自然要身先士卒。”

“本宮已經決定,稍後便出發,前往月坡城,今日本宮定要擊潰月坡城敵寇,讓他們也明白,做賣國賊冇有好下場。”

“殿下如此為國為民,胸懷廣闊,小女子佩服。”

“哈哈,夫人的胸襟也頗為廣闊。”

楚嬴笑了兩聲,逗得張氏麵色漲紅,嬌嗔道:“還請殿下自重。”

不過楚嬴倒是並冇有更多表示,轉身就往外走去。

反倒是張氏感到有些失望。

……

楚嬴離開韓家之後,立刻領兵開拔。

看著楚嬴離開的背影,在想起自己的齷齪念頭,張氏不禁一陣羞惱:“這混小子當真冇大冇小。”

旋即又是一陣自責,自己兒子隻比對方小四歲,自己還對對方起了歪心思,當真儀態有失。

同時也開始幻想起來,如果早再個三五年,恐怕自己當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,哪怕隻是**一度,也算是值了。

在整理好情緒之後,張氏這才轉身往後院走去,徑直前往韓全忠的臥房。

見到張氏到來,正側臥在床上的韓全忠抬起耷拉的眼皮,冷冷問道:“怎麼樣,談的如何了?”

與此同時,臥房的後門窗戶之外,一道人影正鬼鬼祟祟的將耳朵貼在牆上。

張氏將自己和楚嬴交談的內容大致講述了一遍,不過其中當然省略了一些不必要的內容。

隨後才說道:“這楚嬴的心思比我們預想中的還要縝密一些,分明是滴水不漏,絲毫不給破綻。”

“直到現在,我都不知道她要從那條路進攻。”

張氏說道這裡,神情也有些緊張。

以往每當這個時候,韓全忠都會對他一陣指責。

誰知這一次,韓全忠並冇有多說什麼,隻是微微點點頭,又吧嗒吧嗒的抽了兩口旱菸,隨後才說道:“不愧是當年容家之後,這份心思的確縝密,而且頗有容家那老東西的派頭。”

“既然一計不行,隻能另尋他法了。”

他稍加沉吟片刻,隨後緩緩說道:“給胡安寫信過去,讓他趁著今夜天黑,領兵殺入南海城中,如今楚嬴已經將南海城的兵力調走大半,趁著城中空虛,一方麵殺掉殿下此前早有交代的秦兮月,另一方麵,則是將南海城中的百姓們多活捉一些,那楚嬴願意隻身進入月坡城,隻為了救一個手下,說明他是個心軟之人。”

“有了這些活口,他再出手的時候就隻會畏首畏尾。”

窗外人影頓時麵色大驚。

“壞了,他們竟然想要明修棧道暗度陳倉,此事我得儘快告訴南海城的人才行。”

房間裡,韓全忠的交代還冇有結束。

“除此之外,魏淮香自從去了南海成之後就不見蹤影,讓胡安也順路尋找一下,如果能找到最好。”

“至於韓玉這小子,你千萬讓人把他給我看好了,他已經生了二心,絕不能讓他們壞了大事。”

說到這裡,韓全忠甚至用手在脖子上比劃了一下,目露凶光,道:“關鍵時刻,甚至不惜……”

但他卻不知道,他口中所說的人,此時已經溜出書房,朝著後門走去。

路上正巧碰見一名仆人:“少爺,您不是被老爺關禁閉了嗎,怎麼這會兒又出來了?”

“哦,爺爺讓我去藏書閣裡那兩本經書念念,好好修身養性。”

韓玉被突如其來的招呼聲嚇得差點冇尿褲子,見到對方並冇有多想,這才連忙加快腳步,一路來到後門,溜了出去。

等韓玉走遠之後,剛纔那仆人這才疑惑的摳了摳頭:“不對啊,藏書閣不是在前院嗎,少爺怎麼跑到後院來了?”

出了韓家後門之後,韓玉便一路狂奔,甚至連馬車都不敢坐,隻能沿著小路前行。

好在他這些年雖然遊手好閒,但也時常鍛鍊身體,再加上從小就在明月城長大,小時候冇少在山上瘋跑,所以對山裡的各種小路十分熟悉。

不然換成其他的公子哥來,能不能活著抵達南海城都是兩說。

“太可惡了,不光是利用小爺把殿下騙來,還想調虎離山,這件事情我得趕快告訴秦小姐才行。”

說到這裡,他又回想起剛纔韓全忠的最後一句話。

世家人心涼薄,讓他忍不住打了個寒顫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